【靈性】關於焦慮,以及自尊和自信心的缺乏

關於焦慮,以及自尊和自信心的缺乏


作者 艾克哈特.托利

譯者  U2 心無為






:我今年34歲,並且我有一個很好的工作和美滿的家庭;我嫁給了一個很不錯的丈夫,但是我有個很糟糕的問題:極度焦慮,我甚至不知道我對自己的生活到底想要什麼。


我的自尊和自信心也很容易受挫,這讓我時常升起極大的防衛心。生活中的我很難感到滿足,也缺乏感恩的心。我的想法非常負面,而且,我總是需要得到來自他人的認同。



艾克哈特:這並不能算是她的一個問題,只是在其中卻也隱藏了另一個問題。首先,我想對她清晰的自我認知向她祝賀,因為她能看到自己焦慮的實情。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像她這樣看到自己的問題。有一些人,他們已習慣刻意逃避這類的自我問題,他們總是在不斷的宣稱自己是一個非常正常的人。如果你問他們,「你有焦慮的問題麼?」他們會立刻回復你,「不,我怎麼可能會有焦慮!


這位提問者,她說,「我甚至不知道對自己的生活到底想要什麼」,這種處在「非知」最初階段的情形,並不是壞事。而「我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很低」,表明她實際上對自己目前的狀況擁有一定的覺察。


「我很容易起防衛心」,這同樣表明她能清楚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和狀態。而問題在於,在你陷入到防衛狀態的時候,你能不能即時知道自己正處於防衛,或者你僅僅只在之後才有所察覺?


「我很難感到滿足,也缺乏感恩的心」,這實際上也是一次自我覺察的結果。


「我的想法非常負面」,它一樣是自我認知的另一個良好開端。


針對你此刻的問題,你可以這樣問自己,「還會有哪些其他想法在此刻滑過我的頭腦?」


如果你帶著這樣的覺察處於當下一刻,那麼針對這些你所認為的自身問題 - 防衛心,自尊自信心的缺乏,焦 - 你將看到某種確然肯定的思維絮流,它會通過你頭腦里的聲音告訴你 - 這就是你自尊和自信心的缺乏。


並且,會存在一些情緒伴隨著這些想法一同出現,但是,自尊和自信心缺乏的根本原因是你在告訴自己 - 你自我價值的缺失。


這位提問的女士知道自己存在自尊和自信心的缺乏,如果她能夠在自尊和自信心缺乏想法升起的同時,識別出它並加以確認,她就能覺察並看到 - 這重復不斷的,限定性想法其實並無必要。


也許,這種自尊和自信心的缺乏來自童年時的創傷,通常來說這些會與他們的父母有關,比如,父母的要求非常嚴格,總是在批評他們,或者告訴他們永遠都不夠好,不能令他們的父母感到滿意。


最初的原因可能源自於此,以至於在後來他們自身形成了這類限定性的想法和思維。


覺察,它總是在當下一刻出現和發生,這位提問者需要在這些想法升起的同時也讓自己臨在於當下此刻 - 確認並識別這些想法,隨後,她就不再會完全的受限於這些想法,並束縛其中,那些思維絮流也不再能像過去那樣緊抓住她。


換句話說,你的存在和感受已超然於這些想法之外。這便是對思維的識別與覺察。我們以一個比喻來補充說明:寬廣的天空是你的覺知,而那些雲則是你的想法。


總是處於這廣闊的天空(保持你的覺知)並允許這些雲朵(想法)來來去去。


你是這些想法背後的覺察,這個方法可以對應任何類型的負面想法,當它升起,你便會自動的識別並確認 - 它不過是一個想法,僅此而已。


而你是這覺知,能清楚的看清它(自尊和自信心的缺乏)不過是一種負面性的思維模式。以這種方式你便不再餵養這些限制性的想法,你能清楚識別它們,而不再為這些陳舊的模式繼續提供能量。


如果你的覺察還能更進一步延伸或得到成長,識別的能力還會進一步加強,當然,你能識別出這些想法,意味著你的這種能力已有了某種程度的延伸。接著在這方面繼續努力,那些限制性的模式會慢慢減退,被轉變。


另一個需要指出的是:「我很輕易就會升起防衛心」。在人與人之間發生互動時,防衛的心態會迅速出現,它是一種自動運作的模式。你可能只會在這之後覺察到,並說到,「哦,防衛心再次出現了。」


所有這些方式都是小我在試圖保護它自己,小我總是通過思維在運作自身,每當防衛心伴隨任何的謊言升起時,它總是小我在試圖鑒別自己的完整性。


《奇跡課程》有一句很智慧的話,「不論何時,你對任何事物升起了防衛心,要明白你所鑒別的不過只是一個幻象而已!


這句話的確耐人尋味,例如,你在和某人交談,而你清楚知道月球和地球之間的距離是大約35萬公里,那麼,光從月球傳送到地球僅僅只需一秒多一點的時間。


而在這時,另一個人說到,「鬼扯,根本不是這樣,實際上光從月球傳送到地球要一分鐘才對!」


這僅僅只是一次意見上的分歧,但你很清楚這個人的說法是錯誤的。如果你說,「不,你說得不對!」。那麼,這句話算不算是一句防衛性質的話?


是或不是,取決於你以怎樣的角度和心態在說。問題在於,你是站在你頭腦邏輯的角度在說,還是處於你精神一面的認知?


如果你處在頭腦邏輯的角度,你就可能因為對方的言論而感到非常生氣,一種防衛的姿態隨即升起,因為他完全是錯誤的。而且,你還會加上另一句話,「你為何總是和我過不去,總是質疑我!?」這便是小我在試圖保護它自己。


《奇跡課程》中的這句智慧教導恰恰印證了你此刻對自己身份的一次基於幻象的鑒別。這個幻象並不是光從月球傳送到地球到底是不是一秒鐘的時間,這個幻象是:你鑒別了對方的這個想法 - 一種思維模式 - 接著你又用另一種幻象加固了它,通過對你自己所處正確位置的強調,這其實也是一種無意識。


於是,由於各自態度和選擇的不同導致了一次衝突的發生,因為不論是你或是他,都升起了小我的防衛。


如果你足夠警覺和警惕,你就能在小我試圖掌握局面的時候覺察出它。所以,關鍵就在於你基於當下一刻的覺察。當你覺察,並擁有充分的覺知時,所有這些你已成習慣的過去模式就都會被削弱。


其實,這位提問的女士已經有了相當多的自我覺察。覺察並不關乎於你的身份,它比身份要深得多。當事情出現或升起時,你以你的覺察處於當下一刻,但不要以抽象的理論方式,例如,「我是不是永遠都無法成為一個不負面的人?我不可能清除掉我的這些老舊習氣。


這些問題根本不是問題,真正關鍵的是在這一刻當下的你採取了何種行為。所以,只是把你的覺察帶入到當下這一刻即可。


你不可能在一種思維與想法的設計中改變任何事 - 「我怎樣才能改變,我可不想再繼續成為這樣的人?」忘掉這些說辭,當下這一刻才是你需要去努力的。


我也時常在說,「當下臨在之劍,可以斬斷時間!」



 >





好運勢靈性項目

帶你發現內在神性的自我